文学

《疯晏疯语》06、狗与爱心

分类 :疯晏疯语     2016-12-18 人气: 0条评论



说起狗,我最早的记忆就是家里养的小笨狗,现在有一个别名叫中华田园犬,圆圆墩墩憨厚可爱,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总感觉这小家伙笨笨哒,从我能记事开始,到我中学毕业,我们家养了很多只这种小笨狗。在农村并没有给狗打预防针的习性,所以我们家的几只小狗都是长大后突然发疯一类的死去,我记得其中一只在整个院子里痛苦的窜来窜去,那时候的我心疼的抱着它,呜呜大哭,但上天要带走任何一样东西,你都留不住,一只只小狗就那样离我而去。除狗外家里还养过猫,在我的老家老鼠是比较多的,养猫的主要作用就是抓老鼠,也许一年之中也抓不到几只老鼠,但一物降一物,只是猫的叫声也能对老鼠起到震慑的作用。起初的猫我都忘记是怎么没有的,等我大一些的时候集市上开始流行卖耗子药,而我们家的猫也在耗子药流行后一只只痛苦的死去,比起狗的乱窜乱跑,猫会安静的多,它总是打着哆嗦,偶尔嘴里会流出白色的泡沫;但不管是狗还是猫,它们的离去都给我带来无法弥补的伤痛,这种伤痛在内心的深处自始至终的存在,到现在我都不愿意去养狗或猫,不是因为不想养,而是不愿面对它们的离去。

走在北京的各大小区里,养狗是很多人少不了的一件事,更有的人把狗比作自己的儿子、女儿,见人就哼哼着对自己的小狗说:来叫声叔叔;来这是你二哥;真是一时之间让你陷入喜悦境界,现在众生真正平等了;一时之间又陷入尴尬境地,人就是人狗就是狗,这人不人狗不狗的。除了对狗的称呼给我留下深刻的印像外,与狗相关的卫生也让我印像深刻。除个别人外,我在北京所见过大多数的狗都非常干净,它们漂亮的皮毛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不同的光泽;它们身上穿着的各种小衣服,连路边的小孩都心生羡慕;它们做过的发型,染过的毛发,连初生自恋的小女孩都定睛半天,好似在想自己如果是这种发型、染过的头发会不会好看。当你傍晚上路过各个小区,看着狗的主人领着它们四处溜达,不管是狗还是狗的主人见了面都相互之间热情的打着招呼,为傍晚详和的小区更添一份和气。

可事情总是会显出两个方面,面对着狗主人领着的漂亮小狗,我们偶尔上下班时进入电梯中难免会看到一滩滩水渍,若你进入电梯后,一阵阵狗尿的味道便会刺入鼻中,北京小区的卫生员打扫卫生总是那么不积极,哪一个电梯中狗尿的出现就代表着这栋楼里的居民上下楼都需要承受这种味道,若是另一只狗的主人乘坐这个电梯,他会不会感觉非常的难受,还是怡然自得的想着上次自己的小狗尿在电梯里的情景。比起狗尿外,让我们见到更多的就是小区外的狗屎,我每次看到遛狗的人,便会远远的观察,若他们的小狗随地的大便,又有几个人会清理狗屎,在北京这个忙碌的大都市里,基本上没几个人会捡起自己的狗屎,而是等狗大便完后扯高气扬的离去,这是一件让人痛心的事情。潘家园附近的弘善家园小区周边的狗屎数量曾经给我留下深刻的印像,在小区周边大多数路边都没有狗屎满地的现象出现,唯独路过的某一条街道,走两步便会看到一坨狗屎,那条路都能形成一种独特的景观,转念一想,只是这一条路上狗屎多吗?还是说这条街没有卫生员负责,而其它街上的狗屎都被卫生员清理了呢?答案我是得不到的,但只要有遛狗的地方就会有狗屎出现是大多数小区的同一现象。

如果在完美思想的世界中,我们很难想到一个将狗洗护的皮毛发亮,为狗挑选各种衣服、饰品的人,在对待狗的时候体现出一种完美的卫生感,但只要是脱离了狗的自身,当狗脱离了自己的住所,这个人便如同变了一个人一样,即不讲卫生,也不讲道理,视所有因狗造成的脏乱差而不见,但若细一想,其实整个社会上的人大多数不都是如此吗?我们生活在自我的世界中,我们会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走进家里面,我们会看到一个漂亮干净的家居,若是走出家门半步,随处乱扔垃圾成了我们一大爱好,不论你在看动感的演唱会,在急速行驶的高速上,在休闲舒适的渡假湖畔,在我们的大街小巷,我们总能产生成片的垃圾。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我们,习惯了别人的指责,如同得道的智者一样,可以对这种事情视如不见。是的,我们长时间生活在这种环境中,我们已经完全习惯了脏乱差,我们已经完全融入到这种环境之中。可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真是细思极恐。在我小时候,社会上还没吹出这阵风,那时候又有谁会不在意指责呢?

在以前养一只狗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保家护院或者陪伴自己。但这些年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连狗也变得不再和以前一样,我们从来不曾想到吃个狗肉都会引发一种舆论与现实战争。因为在我的常识思想里,吃狗肉与吃猪肉没有一丝区别,但现在我们面临着新的思考,到底应不应该吃狗肉?

玉林的狗肉节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想这本身是一个为了发展当地经济而举办的节日,因为狗肉不同于其它肉,狗肉的味道独特,是会让很多人喜欢的味道,在当地又素有吃狗肉的习惯,所以九十年代的他们可能经过商议策划,形成了这样一个发展当地经济的方法,可时过境迁,那时候的有钱人终是不像现在满大街都是,当时以吃狗肉为噱头而形成的民俗,在现在变成了爱狗人士的眼中钉肉中刺,而每一年的狗肉节总是会出现种种风波。有爱狗人士看到节日上待宰的小狗而花众多金钱买下一百多只狗狗;有身穿谢罪的衣服跪在狗前以求原谅;有佛教的大师亲临现场超度亡魂,超渡狗狗;有爱狗人士与吃狗肉的食客发生冲突的;有爱狗人士组成抗议团队进行高声抗议;有人愤笔疾书写下那舌尖下的罪过;有人高声高吟来支持玉林的狗肉节;真是一个当地小小的节日引发众生百态。

不能吃狗肉这种事在以前一定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那时候生活困苦,连饭都没得吃,一个个面黄肌瘦,若是能吃上一顿肉,那估计是天大的美食,又有谁会在意它是狗肉还是别的肉。在我的记忆里,我很小的时候过年才会百分百吃猪肉馅的饺子,那时候猪肉五元钱一斤,看着那一锅的饺子在水中翻来滚去,在饭桌上夹吃来一个热呼呼的饺子,真鲜啊。我想到现在爱狗人士提倡的不能吃狗肉,而为这天底下被吃的猪们报感不平,我们每年吃掉的猪不知道能绕地球多少圈,每一头猪被杀的时候都叫的撕心裂肺,实在是可怖至极的一件事情,而这些可怜的家伙,除了宗教人士喊出不吃肉之外,谁会想到要爱护他们呢?只因狗天生喜欢在人的面前摇尾扮可爱,只因狗天性里面有一种对养育它的人抱有忠诚,只因狗能带个我们更多开心,于是当我们不再为吃喝发愁时,连狗也得到我们一部分人的庇护,而那些供养我们营养成份,让我们在贫困时获得一顿美食的动物,只能永远的沦为人们口中的食物,得到一点点庇护,这是多么可怜的一件事情,又是多么的不公。我们向来不都是如此吗?

佛教的不提倡吃肉是源自于慈悲心的发起,古印度的佛教以乞食生活,若是供养者的家中只有肉食供养修行者,而修行者也要吃供养的肉食。强硬的不吃肉还是中国的创造发明,能将这样大的事项快速推广的也只有古代的皇帝可以做到,一代慈悲的皇帝与整个古老文化下的杀戮世界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可就算那位强制不准和尚吃肉的帝王,也没有强制全民不能吃肉,但我们的爱狗人士却比皇帝还要强制性的希望全民不吃狗肉。我们在这种强制下看到的是一种表面的大慈大悲,可让我们静下心来,想一想慈悲体现在何处呢?一种对狗的怜悯吗?

狗的忠诚、狗的长情相守,反思我们当前的社会,恰是我们缺少的。在老家生活的时候偶尔听到某某人是不孝之子,总会受到父老乡亲的唏嘘;这几年房价的上涨,都不忍心看北京的生活栏目,每天的调解栏目都是父子姐妹之间为房子纠缠的事情,一整个节目一年又一年不间断的播出,上台的观众换了一批又一批,但调解的事情却终年不变,二千多年的中华儒家文化熏染,敌不住滚滚而来的金钱诱惑,忠诚、长情在我们身上体现的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房价的上涨自然让拆迁户为之开怀大笑,但有笑的人也有哭的人,中华大地遍布着拆迁出人命的事情,遍布着强行拆迁的故事发生,弱势的个人又如何与那些黑白势力附身的人相较量,被强制拆迁的他们产,过着无家可归的生活,受着街坊四邻的冷眼,在我的眼中这些弱势的穷苦大众比起玉林狗肉节上的狗更需要帮助,更需要组成抗议团队高声抗议,更需要有人愤笔疾书写下他们的罪过;更应该有人穿着谢罪的衣服跪在死者亲人面前请求他们的原谅,更应有佛教的大师亲临现场超度亡魂,更应有人对他们进行帮助。而我们除了在报纸的小角落、电视的新闻一角看到这种新闻,知道他们在苦痛中外,又何曾看到如玉林狗肉节上表现出来的百态呢?

在我们的世界中,当我们本身缺少的事物在其它方面表现出来,若你像一个醉着的老翁一样眯着眼去看时,朦胧的双眼只能看到美好的现象,殊不知当你醒来时,一切都变了样。与其还在用朦胧的眼睛看着这个世界,不如尽早醒来,让自己的爱心醒来,让自己的心不论是一个人、一只狗、一朵花、一叶草,都赋予给他们应给的爱心。这种爱不偏执不过激,平稳如湖心底的水,虽是在静静流淌,却愿意当一个机缘到来时去灌溉万物。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