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疯晏疯语》07、一个馒头的温馨

分类 :疯晏疯语     2016-12-18 人气: 0条评论



那时候我老婆还在中关村工作,而那时候的我们也还没有结婚,有一天我开着车去等她下班,因为鼎好大厦实在是不好停车,所以我一般在大厦的西边新浪公司所在的大厦前面或更往南一点一个地下商超的不起眼出口处等她,相比于中关村的人声鼎沸,这儿有宁睛的多,而尔有几个行人从这里路过,有几辆车匆匆开过,其它的时光安静的让人可以舒适的睡个下午觉。比起北京很多杂乱环境,车停在的地方确实优雅的很,周边的绿化非常到位,但又并不奢华,用一种简朴的方式体现了优雅大气的布局,给人身心愉悦的感觉。

我坐在车上看着四周,静静的等待我老婆下班,而在我车的路对面东西两条水平线上,有一男一女两个打扫卫生的环卫工,他们离我是如此之远,让我们只能依靠他们那一身的橘黄色衣服加上那一下一下机械式的动作才能分清他们是环卫工人。在北京我想除了长安街的主要地段外,其它地方都避免不了垃圾的出现,而各个大街的环卫工人就这样一步步的捡着路边的垃圾,这些垃圾里有恋爱中的人吃剩零食留下的零食袋,有白领一族扔掉的无用业务联系方式,有老年人随手弹在路边的烟屁股,有我们随心所欲留下的各种垃圾,不论是哪一种最被归纳进环卫工人的环卫车中,一个小小的车子因为里面的物品有了终点而变的无穷大,一天天的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年复一年为我们改善身边杂乱的环境。

两个环卫工人就那样一步步往路的中间移动着,也许十分钟,也许半个小时,他们在路的中间相遇,两个人就站在那冬日的冷风中聊了起来,哦也许是晚秋的冷风中,我已经忘记了,只是记得那天略有些冷,两个人就在冷风中慢慢的聊着,也许相互问侯彼此一天的工作,也许聊他们遇见的趣事,也许偶尔会想起过往的小事而交谈起来,但那种安祥和气的聊天方式,是我们每一个都喜欢的。聊了很长时间,女方拿出一个馒头,一份也许是午餐时剩余的凉菜,将一半馒头拌开后递给男方,两人就在路边边吃边聊了起来,也许他们过的十分艰辛,可他们祥和的聊天氛围,他们共享食物时的快乐,让其它的在这刻都变的无足轻重,因为有多少人希望自己能找一个无论贫困富有都与他快乐分享同一个馒头的人。

无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富有者都是不计其数的,或是富甲一方或是富可敌国,他们的富有已足够买到自己所需的物品,可这个世间的一片不起波澜之心,一份真心真意之爱,一位同甘共苦之人,却是无论如何有钱也无法买到,这些事物在大多数人眼里是那么微不足道,但在重要的时候,在被重视的时候却变得为时过晚,只能叹息自己的过往。

古代的晋X公,活着时自然威风无比,谁知宠信奸臣,自己死后,自己的儿子们为了自己的皇位,弃尸宫中无人处理,在另一边的那个自己的灵魂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尸体喂了蛆虫,这将是何等的一种痛苦。近代富豪去世后,子女遗霜争夺家产、妻子与二奶争夺家产的事情数不胜数,这样在活着时风光无限,死后却因家产的事情闹的身败名裂的人数不胜数,从他们死后家人对他做出的表现,我们却清晰的知道他生前过的是否美满。我们被几千年的传统所麻木,麻木到不知道做一个真正快乐、幸福的自己。要有面子、对外人百般谅解、对自己人冰冷无比,好似是我们血液里存在的分子,它窜弄着我们,让我们随着岁数的增长,被周围人的感染逐,越来越清晰,变成这样一个矛盾理论生存中的自己。好似对自己人冰冷一些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可一直都存在的真理。在这种让我们玩味心态下生存的我们,有一天忽然醒悟之时,自己做过那么多愚蠢的事情,心中又是何等的凄凉。虽然我相信更多的人是在这种心态下渡过一生,只是偶尔---也许那么一秒钟才感觉自己曾经愚蠢过。

我在某些时候想起我们几千年流淌在我们血液中的这些弊病,浑身上下都感觉冰冷。为什么那么多人对别人表现出更多的凉解,虽然只是表面的凉解,无非是一个利字让我们这样去做。为什么我们对自己人如此冰冷,因为我们的私欲总是对我们已经获得的东西毫不在意。为什么一个面子是如此的重要,无非是虚荣心让我们做了一个这样的自己。而这样的自己让我们失去了更多的快乐、幸福。所以我未知的朋友,如果你也是这样的一个人,请扔掉那些不值得爱惜的面子、不需要存在的多余凉解、不应该存在的冰冷,做一个让更多快乐、幸福围绕的自我。

在那一刻钟我是多么羡慕那一对老两口,而现在我不再只是带着羡慕去看这件事,我力求自己做一个这样的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