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疯晏疯语》15、乞者

分类 :疯晏疯语     2016-12-18 人气: 0条评论



我们时常在街道、地铁中遇到乞讨者,我很多时候都在想,他是怎样变成现在这般?以前的他是不是也帅气靓丽或懒散嗜赌,而那颗被灰色包围着的心最后让他变成现在的样子,变成一个只能沿街而行的乞讨者?

在我们村周边有一个乞讨者,听长辈说以前是我们邻村的大户,因年轻时嗜赌如命,又生性爱喝上几口,最后变作沿着邻村挨家挨户要饭吃的人。

因我们村每周都会赶一次大集,所以记忆中的他经常出现在赶完大集的集市里,在别人扔掉的物品中,找寻几样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已经忘记是在我上小学还是刚上初中的时间里,邻村一户卖肉的人家给他一个工作的机会,帮着他们收拾杂务,那一小段时间是我见过他穿着最干净的时候,而他在衣装的打扮下,也年轻帅气了许多,怎晓得他劣根性十足,好吃懒做且爱喝几口的习惯终难改掉,最后被主家辞退,只能再做一个乞讨者,待得前几年我回家与父亲聊天时得知,他早已死于荒野之中,最后是何时为他埋上那一捧黄土也尤未可知。

在北京的繁华路边、地铁里面,经常遇到身体残疾或是怀抱婴儿的乞讨者。每当我看到这些身体残疾的人,就会想起贫民窟中的百万富翁中的片段,哪怕是在烈日当空的时候,我的心也会瞬间冰凉,若他们之中真有一人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变成了残疾人,而我们却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过着这样的日子,却视而不见,那么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对于怀抱婴儿的乞讨者而言,我们自然也时常会想,那是他们的孩子吗?

如果是,那么一个个孩子白白胖胖的,相信乞讨完回家后一定过着比我还好的生活。

如果不是,那么这些孩子来自于哪里?还只是一个个无知的孩子,却只能遭受这样的人生,是不是等待他们长大后的生活连电视上报道的被拐卖去当小偷也不如,而是要当一个残疾的乞者?

不管是北京还是全国各地,我想总有一部分假装乞讨者的专业乞讨人,中国的乞讨者就如中国的国产片一样,表演的即烂又缺乏创意,来来回回都使用那么几招,且外置装备都是一模一样,就如同全国受苦受难需要帮助的人都是一个亲妈生的一样,哪怕就算是一个亲妈生的,爹也一定不是同一个爹,要不然怎么个个长的不一样。

现在网络如此的发达,除现实中的乞讨者,更是涌现出了一批网络乞讨者,比起现实的乞讨者,他们是更加的可恶,打着各种悲哀故事的旗号,四处的招摇诈骗,让帮助他们的人伤心,让旁观者气愤。

我和我朋友讨论起来是否给北京乞者钱的时候,我说我向来是不给他们钱的,且不说残疾者给他们钱他们能不能拿到,只说那些满路口见车就要钱的,好腿好胳膊的,天生一幅懒骨头命,年轻时不误正业,年老时为老不尊,徘徊于各个路口,让人可笑无比。

但我还是比较支持大家偶尔见到真正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帮助一下他们的,哪怕只是几百块钱,对他们也会是莫大的帮助。无论是你偶尔到医院去看到那些没钱看病的,还是偶尔身边发生的缺钱治病的人。在我的眼中,救人于危急要比你随意扔给沿街乞讨人的零花钱要好的多,当然,这只是我眼中认为的。

现在网络上有很多众筹、乐捐类的网站,如果非太急的朋友,我想发布在上面,也许会得到许多朋友的帮助,这不失为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方法。

写着写着,敲字越来越无力,不是因为感觉善良的人太少,而是因为那些受过迫害的家庭都想解决的问题,却没有随着经济科技的发展而得到解决,在我们耳边天天充斥着所谓的大数据、所谓的数据流、所谓的改善生活,生活得到改善了,心灵却没有丝豪改善,这又有何用?

我已年过三十,不知在我这有生之年里,能否看到这种状况的改善,改善成乞者真是因贫困而成为了乞者,改善成残疾人真是因残疾无法工作而成为乞者,改善成怀中所抱的一定是自己的孩子。

或者,经济与科技的结合,变的没有乞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