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朴子》48章 外篇.百里

抱朴子曰:三台九列, 坐而论道;州牧郡守, 操纲举领. 其官益大, 其事愈优, 烦剧所锺, 其唯百里. 众役於是乎出, 诛求之所丛赴, 牧守虽贤而令长不堪, 则国事不举, 万机有阙, 其损败岂徒止乎一境而已哉!

令长尤宜得才, 乃急於台省之官也. 用之不得其人, 其故无他也, 在乎至公之情不行, 而任私之意不违也. 或父兄贵重, 而子弟以闻望见选;或高人属托, 而凡品以无能见叙;或是所宿念, 或亲戚匪他, 知其不可而能用此等. 亦时有快者, 不为尽无所中也. 要於不精者率多矣. 其能自效立, 勉修清约, 夙夜在公, 以求众誉, 惧风绩之不美, 耻知己之谬举, 鲜矣! 庸猥之徒, 器小志近, 冒於货贿, 唯富是图, 肆情恣欲, 无止无足. 在所司官, 知其有足, 赖主人举劾弹纠, 终於当解, 虑其结怨, 反见中伤, 不敢犯触, 而恣其贪残矣. 如此, 黎庶亦安得不困毒而离判! 离判者众, 则不得屯聚而为群盗矣.

夫百寻之室, 焚於分寸之飚;千丈之陂, 溃於一蚁之穴. 何可不深防乎! 何可不改张乎! 而秉斤两者, 或舍铨衡而任情;掌柯斧者, 或曲绳墨於附己. 选之者既不为官择人, 而求之者又不自谓不任, 於是莅政而政荒, 牧民而民散, 或有秽浊骄奢而困百姓者矣, 或有苛虐酷烈而多怨判者矣, 或有暗塞退愦而庶事乱者矣, 或有潦倒疏缓而致驰坏者矣, 或有好兴不急而疲人力者矣, 或有藏养逋逃而行凌暴者矣, 或有不晓法令而受欺弄者矣, 或有以音声酒色而致荒湎者矣, 或有围棋樗蒲而废政务者矣, 或有田猎游饮而忘庶事者矣, 或有不省辞讼而刑狱乱者矣. 百姓不堪, 起为寇贼, 衅咎发闻, 寘於丛棘, 亏君上之明, 益刑书之烦, 而民之荼毒, 亦已深矣!

夫用非其人, 譬犹被木马以繁缨, 何由骋迹於追风? 以壤龙当云雨, 安能耀景於天衢哉? 若秉国之钧, 出纳王命者, 审良药之顾眄, 不令跛蹇厕骐騄, 冒昧苟得, 暗於自量者, 虑中道之颠踬, 不以驽薾服鸾衡, 则何患庶绩之不康, 何忧四凶之不退, 三皇岂足四, 五帝难六哉!

评论

大侠名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修远兮

在这里记录每一点自己需要的知识

添加创始人微信,一起交流心得

推荐文章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