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晏疯语》08、郑伯克段于鄢-第一奸雄的出现



孔子所著春秋,第一篇里面就是郑伯克段于鄢,细看此文还真是有意思十足。

郑恒公的儿子郑武公取了一位叫武姜的媳妇,日子也是过的红红火火,毕竟郑恒公是郑国的一国之主,生活就可想而知了,娶的媳妇也是申国国主的女儿,从小也没受过任何苦累惊怪, 结果怀孕生子时就出了状况,把武美人吓的不轻。

我以前听周边的人说,穷的时候,女的连怀孕时都要下地干活,有的在地里劳作着,感觉裤子一坠,结果一看才知道,肚里的娃自己出来了。而这两年也是出现,某某大学女生上着上着厕所,小孩就直接降生到马桶之中的事情,这让大多数怀胎十月,为生出小孩痛的哇哇大叫的孕妈们羡慕不已,人家这么顺利就生了出来,自己痛了三天三夜都没顺产成功。

武美人的经历比起上面的一点不差,上面的至少还是清醒状态下生产成功,这位武美人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把他的大儿子郑庄公生出来的;你想吧,一睁眼身边就多了一个大胖小子多吓人。这郑庄公也是位奇才,武美人迷迷糊糊的,我想也是躺着的,他就从那黑暗的世界里自己爬了出来,这得多奈不住黑暗,多想进入这个世界,这得多强的毅力才能爬出来呀。

武美人自此就受了惊吓,对这位长子也没一点好感;厌从心中生,自此这个心坎武美人就没过去,直到二公子的出生才让她看到希望,二公子公叔段。

在那个时代传位只传给长子,而这武美人总想传位给二公子,数次劝恒公没劝动,也就暂时死了心,而这心是表面死了,内部像小火山一样活动着。

当郑武公成为郑国国君后,武美人就向他大儿子提出,想让制这个地方成为二儿子的封地,制是个什么地方呢,类似于我们现在的上海、深圳这种发达城市,不傻的郑武公自然不会答应,用欺骗的手段告诉母亲制这个地方不好,没什么发展价值,最后两人讨价还价后,把公叔段派到了鄢这个地方。

到这儿就是文章标题部分结束了,其中以一个克字为中心, 孔老夫子这个字用的精呀,一个字表达出整个文章的意思。

人心能否自我满足是紧要的事情之一, 武美人与二儿子的心就没有满足过,娘两个一合计就想要造反,招兵买马、囤积粮草,干的热火朝天,这事干的这么红火,也就传入了郑武公的耳朵里,郑武公身边的谋臣说要不要制止这件事情,郑武公却摇了摇头,采取了放长线掉大鱼的方式,这次钓的不是仇人而是他最亲的亲人母亲与弟弟。

这让我想起张导导演的烂片满城尽是大波妹,也是亲人相残的一个剧情,看来这一入宫门深似海向不虚传。

而这母子两个等同于光天化日下的谋反,也自然没有成功。以一城之地去抗衡一国之力,这确实是不容易的事;若没有那份贪婪心也不至于让人生悲惨无比。

以仁德为代表的孔老夫子,认为郑武公实在是太不应该,身为亲人,理应以劝阻的方式阻止这种事情的生发,而不是像阴谋家一样,看着母亲与弟弟的谋反,这是很不应该的一件事情。因为把郑伯克段于鄢列入了春秋第一篇,以告诫后世的我们,可他老人家要是能转生到这个年代,看看他去世之后的历史,这将是一种何种感受。

评论

大侠名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修远兮

在这里记录每一点自己需要的知识

添加创始人微信,一起交流心得

推荐文章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