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晏疯语》16、向贾敬龙致敬 向有血性的人致敬

在这个世界上,除少数人外,大多数人若能够过上平平稳稳的生活就会幸福无比;
而在中国,只要让老百姓吃饱喝足,生活无虑则会幸福无比,这是历史告诉我们的真谛。

我们先来看贾敬龙案中网上提供的部分内容:
2015年2月19日上午9时许,农历大年初一。贾敬龙一手握着黑色红旗车的方向盘,一手拨通了前女友李兰兰(化名)的电话。说完,他把手机扔出车窗外,摸向副驾驶位的第二部手机。
这部手机里有他当日凌晨两时多编好的群发短信:“我以颤抖激忿的心潮按下群发,以热泪感馈关心我之短信对方;狂野在报仇何建华的自首之路,心绪沸腾的坦然。”
十几分钟前,在村里的新年团拜会上,28岁的贾敬龙用一支改造过的射钉枪,将一枚七八公分长的铁钉打进何建华的后脑,致其死亡。在贾敬龙看来,两年前他的婚房被拆、婚事泡汤,村支书兼村主任何建华是关键人物。
法院认为,贾敬龙因拆迁利益问题与村干部结怨,在公开场合以杀人方式报仇,应予严惩。2016年8月31日,最高法院核准贾敬龙的死刑。
多名刑法和行政法学者撰文认为,此案在事实认定与法律适用方面尚可商榷,死刑立即执行当慎用。也有学者虽同情贾敬龙,但认为此案判决并无不当。
通过上面的内容我们并不能详细的知道事情的发展过程,所以请自己搜索:贾敬龙杀人案调查,相信会找到更详细的内容。

下面配一张图片:



▲2013年2月27日,拆迁队第一次来到贾家旧宅,与站在屋顶的贾敬龙形成对峙。那次只拆了旧宅的门洞和南墙。

上面的这附图相信很多拆迁户都有同感,因为在中国的新闻内容里面从来不缺少这类悲剧的发生,而在这些发生的故事里面,只有少量勇敢的去面对,大多数成了受害者且求助无门。

我们接下来再看一组凤凰网网友留言内容:




我相信,大多数人都认为网友的这种观点是对的。我也不可否认,法制社会是我们理想乡里面的社会,是我们共同追求的生活。
可是,
若我们追求不到公平的法制,却又弱小无助时,我们该如何去处理?
我相信上面留言的这些人是不会去换位思考,不会去体会当事人的心情的,更无法回答弱小者无助时该如何处理。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以前有一个上访办,伴随上访办的也有一个上访黑监狱,这些都是新闻报道过的,借用刚才看过的小岳岳视频中龟孙这个词来说:
发表评论的龟孙们,你们可曾体会过别人的心情?

我现在还清楚得记得我身边发生过的一件事:
有一对父母从外地坐很长时间的火车来到北京,带着他们四个先天性白内障的孩子来医院寻求帮助,我们的小组也接到了捐款要求,身边的一个个同事,基本上每人捐款都是几块钱,当时他们问:我会捐多少钱,我说捐二百吧。就只是多捐了一点点,就受到了一个个同事的冷嘲热讽。这个事情让我一直记忆在脑海的原因不是因为谁捐的钱多,也不是谁捐的钱少,而是捐了几块钱后他们说出的话印在了我的脑海。
一人说:我捐了6块钱。
另一人说:我比你捐的多,我捐了X。钱数我忘了,也就是多一点点。
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说:
真是穷的要死,没钱来咱们这要钱,没钱治什么病呀,害得我又赔了好几块。
我当时坐在他们的身旁,他们这一句句真真实实的话印入了我的脑海。
但在现实生活中若是你看他们写的博文,一个个无不是爱心爆棚,这个世界的欢声笑语就如同是她们造就的一样。

你也不要以为我记下了上面的事情,便会瞧不起谁,看博文又有同感的朋友,这个世界其实大多数人都是如此的,这不是谁的过错,只要你纵观历史就能知道,这是大文化下造就了现在的我们,让人倍感疼心的我们。
很多人又在想,这事情与贾敬龙的事情有一毛钱关系吗?
我想说当然有关系,因为在这片土地上,受到伤害又无助的,一般都是弱势群体,且在社会状态没有太过恶劣的情况下,只能是一小部分人受害且无助。而这些人是多么的可悲又可怜,对于他们大多数而言,选择了无助的忍让,而一部分心灵脆弱的人选择了了结余生,我又想问问,这些了解余生的人,谁又会为他们负责?
犯法确实不对,但被逼入绝路,又有谁愿意拯救他们?那么多学了法律的人,又有谁愿意帮他们呐喊一声?
所以,当我看到贾敬龙这种人存在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社会还有救,就如同抗日战争时哪怕牺牲自己也愿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抗日烈士。
是的,时代变了,定义自然也就变了,我们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这种人叫烈士;
而现在这个法制时代,我们称其为故意犯法的犯罪份子。

我不在意称呼变了多少变,我不在意时代转了几千转,又或者岁月印下了多少悲伤的痕,
但,只要印入内心的,都值得我去敬重,无论他是杀人犯,还是为民的父母官。
在此,辑写此文纪念还有血性的贾敬龙先生,相信你20年后将在这个世界重现。
最后我想说:弱至要抱有死亡的意志去面对欺压你的世界。

评论

大侠名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修远兮

在这里记录每一点自己需要的知识

添加创始人微信,一起交流心得

推荐文章RECOMMEND